还原民国时期国术擂台赛:国术大竞技,无护具真打实斗,门票被抢购一空

 山人与你准时相约,每日06:25 



1929年杭州国术游艺大会(照片珍贵)

1929年杭州国术游艺大会~照片中有李景林,孙禄堂、褚民谊,刘崇峻、杨澄甫、杜心武、吴鉴泉、刘百川、蒋馨山、张兆东、王润生、张绍贤、刘协生、王宇僧、蒋桂枝、高风岭、尚云祥、张秀林、邓云峰、马玉堂、许禹生、韩化臣、黄柏年、刘彩臣、杨季子、王茂斋、刘恩寿、吴恩候、金佳福等.还有孙存周、高振东、左振英、佟忠义、刘高升、田兆麟、褚桂亭、李星阶、肖品山、李书文、叶大密、陈微明、刘丕显、任鹤山、汤鹏超、姚馥春、万籁声、李丽久、张恩庆、耿霞光、朱霞天、朱邵英、李子杨、傅剑秋、候秉瑞、韩其昌、赵道新、武汇川、程有功、窦来庚、谌祖安、杨明斋、朱国福、施一峰、刘善青、任虎臣、陈明证等人。

1929年10月10日浙江国术游艺大会筹备委员会成立摄影

云集杭城

杭州国术比赛擂台

杭州西湖博览会大门

11月9日下午杭州清华、清泰第二旅馆门口的彩楼上挂着“国术游艺大会招待所”的丝绸横幅。第二天来自全国12个省4个特别市(云南、四川、湖北、湖南、福建、浙江、江苏、安徽、山东、河北、山西、陕西、河南、南京市、上海市、天津市、青岛市),经过认真选拨的各界(工、农、商、学、医、军、警、政党、僧侣)男妇代表,怀着跃跃欲试之心情共赴盛会。代表中年纪最大的为奉化代表阮增辉68岁、最小的为温州代表林标7岁。先后报到参加表演人数为270人(实为345人),参加比赛的为240人左右(实为125人)。代表们分住在这三家旅馆之内。蒙古桥附近的清泰第二旅馆主要住的是中央国术馆的四十名表演员和准备参加比赛的比赛员。中央国术馆参加比赛的代表大都是11月教授班的学员,他们除少数留馆外,大部分都己分派到各部、军、省国术馆当教官或教授。在收到李景林的信后,除因道路不通个别迟到的以外,基本上到齐,张殿青22日报到,国瑞先生(巩成祥,字国瑞)则于25日才到。他们代表中央国术馆或者所在单位参加比赛,因为他们都曾是中央馆的学员,所以仍住在一起。参加大会的比赛和表演人员一到杭州,即从早到晚在湖滨各公园用旅馆中的空地上或自己的房间内准备着自己的绝招,以期在大会上一争长短。

李景林等各派高手合影李景林(右)传授弟子黄元秀武当剑

大会开幕之前,全国各地的参观者成群结队来到杭州。自11月10日大会报到之日开始,全国各省、特别市、国术馆、国术团体、社会各界及个人的贺电及馆赠亦络绎不绝。这些贺电及馆赠均由大会秘书处接收和致答谢电。大会的筹委会、会议部、执行部则设在西湖的“贝庄”。执行部主任,评判委员长李景林每天接待来自各地的评判委员及监察唱会表演和比赛事宜。参加比赛的代表皆有李景林放车到招待所接他们来谈话,并作简单的表演,随之再为他们讲解比赛的细则。参加比赛的代表必须要有保送单位或保送人(保送单位计有各省、市、县政府、国术馆、军、警、社会局、教育局、学校、消防队等于3个,保送人则有李景林、高风岭、杨松山、褚桂亭、奚诚甫等16人)。如果看了他们的表演之后,经过鉴定确实功夫太差,技艺不精者即劝其不要参加比赛,知难而退则亦可参加表演。

国立浙江大学校长蒋梦麟题词:万人之敌,长城之关;投壶一笑,气壮山河。

孙科题词:扬我国光

浙江国术游艺大会开幕典礼摄影

1929年浙江国术游艺大会开幕典礼,二排中坐者为张静江

评判监察委员摄影

大会设评判别委员会及检察委员会。评判委员长李景林,副委员长孙禄堂、褚民谊,委员包括刘崇俊、杨澄甫、杜心武、吴鉴泉、刘百川、蒋馨山、张兆东、王润生、张绍贤、刘协生、王宇僧、蒋桂枝、高风岭、尚云祥、张秀林、邓云峰、马玉堂、许禹生、韩化臣、黄柏年、刘彩臣、杨季子、王茂斋、刘恩寿、吴恩候、金佳福等26人。监(检)察委员包括孙存周、高振东、左振英、佟忠义、刘高升、田兆麟、褚桂亭、李星阶、肖品山、李书文、叶大密、陈微明、刘丕显、任鹤山、汤鹏超、姚馥春、万籁声、李丽久、张恩庆、耿霞光、朱霞天、朱邵英、李子杨、傅剑秋、候秉瑞、韩其昌、赵道新、武汇川、程有功、窦来庚、谌祖安、杨明斋、朱国福、施一峰、刘善青、任虎臣、陈明证等37人,其中也有许多年轻的,除了22岁的赵道新外还有万籁声、朱国福、韩其昌等人。大会的评判委员会和监(检)察委员亦可参加比赛,不受限制。大会顾问为钮永建、张群、程振均。大会会长为当时浙江省府主席张静江。评判委员和监(检)察委员除了个别年轻的做些抄写之类的事以外,大都是聘请全国各地的著名拳家。他们之中唯王子平未到,其他都按时到会。大会设有总会处、交际处、秘书处、场务处,都有专人负责,共奏其成。

大会顾问钮永建大会会长张静江评判委员长李景林评判副委员长孙禄堂

评判副委员长褚民谊委员杨澄甫委员 杜心五委员吴鉴泉

委员 刘百川委员蒋馨山委员张兆东委员 王宇僧委员 尚云祥

委员邓云峰委员马玉堂委员许禹生委员韩化臣委员 张秀林

委员黃柏年委员刘彩臣委员王茂斋委员 刘恩绶

委员吴恩侯委员金佳福委员王润生委员杨季子委员张绍贤

大会会场设在杭州镇东楼(通江桥)旧抚署之空地上,面积约三十亩(抚署为辛亥革命新军起义攻打时,有叫毛存义、鲍斌、陈聚富的用火烧毁)。由场务处雇人平整场地,建造擂台。赶制长凳几千条、以备观人坐用。会场大门口设售券处,每坐卖一元。此外还有标面为四元可分十次观看的票券(并有中奖希望)。会场门口又扎有松柏牌楼二座,以红绿绸缠之,并书有“提倡国术,发扬民气”等字。会场正中为擂台(表演台),台极大,为正方形高四尺广六十尺袤五十六尺。台前横额有“全民皆国术化”,旁有一联写有“一台聚国术英雄,虎跃龙骧,表演毕身工力,历来运动会中无此举”,下联为“百世树富强基础,顽廉懦立,转移千载颓风,民众体育史上应有余思”。台上悬中山先生像一幅,并联云:“五州互竞,万国争雄,丁斯一发千钧,愿同胞见贤思齐,他日供邦家驱策”,“一夫善射,百人挟拾,当今万方多难,请诸君以身作则,此时且民众观摩”。上首为评判及监察委员席,上左为军乐队,上右为记者及摄影席,后台为休息处。首台两旁为参观处。场中四周贴满各种标语。

会场内之要人

抽签仪式(持签筒者为李景林,左下角为褚民谊)

张静江在观看比赛

各展技艺原定于11月15日开始,因天雨乃在16日上午9时正式开典。16日大会之第一天,上午9时整,军乐声中,鞭炮齐鸣,“国术游艺大会”开始了。在会长和执行部主任讲话结束后,旋即开始了大会第一项,为期四天的国术表演。

轰动已久的浙江国术游艺大会于1929年11月16日在杭州开幕

第一天上海中华体育会张介臣、郑德顺的武当对剑和肖仲清、郑德顺的单刀叉外,其他表演均为拳术。始则有浙江国术馆的教习田兆麟(太极拳)、滕南旋(女青年,意形拳)等9人。上海市的佟忠义(花功拳)、马阿章(刘家式)、张金山(营门码)等13人,上海致柔拳术4人、上海武当太极拳社吴树芝5人(合演太极拳)的表演之后,继有上海中华体育会刘文友(玉环步)等9人,中华国术传习所2人、江苏国术馆胡风山(形意)、马承智(少林)、朱国禄(形意)等14人,江苏泰兴县僧拾得(打店拳)、闻学桢(罗汉拳)等10人后,就由中央国术馆表演员来作表演。

李景林表演太极剑

韩庆堂在1929年浙江国术比试游艺大会上表演十字腿

韩庆堂在1929年浙江国术比试游艺大会上表演杨家枪法

第一组为初级教授法,率领者为王维翰,表演员为王子庆、袁伟、韩庆堂、曹宴海、杨松山等16人;第二组为形意,率领者为朱国桢,表演员为梅庸志、时汉章等13人;第三组为太极,仍由朱国桢率领,表演员为张长海、王云鹏、白振东、王树田等14人;第四组先由赵云霞(女,16岁)表演南拳,后有赵飞霞(女,16岁)表演武松脱铐,及至42岁的徐宝林表演猴拳时,最受观众欢迎。徐短小精悍、形态毕肖,观众皆为之出神,纷呼“好一个活圣(即是猴子)”。第四组中还有张英振、张本源的对查拳、对面拳、少林源颍四人对练等项目?3个。盖中央国术馆原设有表演科主管其事,故能表演整齐,合乎规矩。中央国术馆表演全着白色背心,前胸印有“强种强国”的红字,表演者武技博得观众赞美。

此时又临时插入北平武士会的王裕友、王宝山、盛金贵、秦文才的对练“一步三拳”。教师王思庆表演了梅花拳、三尖刀、王跛一足,精练独到,观众亦称道不止。他们原是来参观的,看到精彩的表演后,不觉技痒,即要求大会也让他们献献薄艺,经二委员会讨论同意,就临时插入。接着由南通大学国术团三人、泰县国术社8人、49师9人、安微二人作了最后表演。

下午三时许大会第一日表演结束。17日大会放假一天,18日继续表演。初则为湖南候骏杰(少林子午拳)等2人、四川谢从勋(太极步法)等2人、福建施一峰(地盘拳)等6人、汉口精武会地下铁路壁城(虎战山)1人、接着有山东张孝才(滑拳)、高作霖(五形拳)、纪雨人(孙膑拳三十二手)、高守武(太乙拳)、张品山(六角式)、谌祖安(少林拆)、以及纪雨人、高作霖孙膑拳对打,孙膑拳32手等共28项。随后就是鄞县国术馆副馆长阮增辉等9人表演毕,即由海宁一人、吴兴20人进行表演。到新昌代表47岁的章选青缩山拳表演毕后,竟在水泥擂台上留下一个个的脚印,全场观者无不愕然,停一刻始掌声雷动,纷纷评议以为他功夫到此火候能获得比赛之化胜。缩山拳则何为缩山,即步形为缩山步,如今日所见陈式太极拳之步形然。再则是河北韩其昌、尚振山、朱国禄、郝家俊、王喜林、朱国桢、胡风山的形意,刘善清的三星炮、张绍清的无极拳、郭德坤的头趟拆、佟忠义的散手形、褚桂亭的形意、吴鉴泉之太极、田兆麟、孙禄堂的形意、李景林的太极剑、李妻之八卦掌、李女书琴之太极拳及李妻女之对剑等共49项。其中还有南侠李存义的学生刘希彭表演的形意拳。之后又有山西玉玺(棉拳)等8人、天台余先堂(大西川)等几人的拳术表演。第二天之表演除了先一天见到的拳法外,还有通臂、劈挂、翻子、南劈挂、南燕青、缩打、太乙、孙膑、虎蹲、白鹤、脱战、天江、鞭成、十字、巫家、六步斩手、梅花分桩及河北王宇僧的沦海龙吟、掇脚等拳法(掇脚即戳脚,当时为其用脚提起而迅、累地而沉所名掇脚)。

1929年吴瑞芝女士舞剑之英姿

滕南璇太极剑表演濮玉女士之太极剑

李景林之女表演剑术

十九日除了浙江选手表演了鹤拳、担马、松江单拳、六步拳、七星拳、缩手等共五十一项其他均为器械表演、计有上海佟忠义的孙膑拐、梅花双戟、马华甫的燕子等十六项,中华体育与致柔软拳社十项外,还有山东刘英华的金刚圈等十三项。青岛国术馆的代表表演了缠丝枪、缠丝刀、器械对练共二十八项。中央国术馆除了临时增加的王子庆少林拳外,其他全是对练:有赵飞霞、刘振飞的大刀枪;韩庆堂、潘振生的对扎抢。其他则有对打三节棍、大刀对单抢,又有赵飞霞、张长海、朱国祥空手夺双枪等十七项。四十九师刘丞显表演了流星等六项。江苏馆朱国禄九节鞭、马承智单刀共十一项。泰县、泰兴、登州共十六项。最后由中央国术馆表演集体枪、刀剑、少林棍。

第三天之表演中以瑞安三十八岁的代表谢忠祥和宁波代表龚志良的七星拳尤为引人注意。谢之六步拳古老而完整,与永康之五星、七步、胡公共为一路。为该拳纪效新书亦载有,后经黄文叔先生鉴定认为是可靠的古拳法。六步拳的出现和鉴别是这次大会的重要收获之一。

二十日由中央国术馆、天津、四川、福建等单位表演了各色器械。其中以朱国福之龙行枪、銮秀美的剑、马金标的枪、宛长胜的双钩、褚桂亭的四门龙行剑、三合刀、吴鉴泉的太极剑,佟仲义的八仙剑,李星阶之形意剑,刘高升的梅花双刀,奚诚甫的少林双飞刀,腾南旋的纯阳剑尤为胜。

继第一天加演之后,20日复加演了刘鹤亭、李会亭、陈福有三人的拳术。三人均八十开外,白须飘飘,功力俱到。而七岁的李清涟与其姊十二岁的李清芬的拳术,李香美的双刀,史玉成之拳术并有独到之处,堪为赞赏。最后由中央馆车处处主任李成斌表演自()行车车技和独轮车。李能将自行车骑的前后轮相间着地作跳跃。转有三圈后,复一人卧台上,李骑车从其身上一跃进而过。观众于刀光剑影中偷晦一揽此杂技无不欣慰。而在四天的表演中,除了朱国禄、胡凤山即代表江苏又代表河北,朱国桢即代表中央馆又代表河北,佟仲义即代表上海又代表河北、高作霖即代表山东又代表青岛外,余皆代表一个单位参加表演。

张静江的儿子表演太极拳李景林的女儿表演太极拳

李景林的夫人与女儿表演武当对剑

张英振与高振东表演

佟忠义长枪表演

杭州国术比赛中之斗枪

龙争虎斗二十一日即国术比试之第一天,会长、副会长、秘书长、民政厅长、杭州市长、工务局长、公安局长、公路局长等都到会。观众达六万人。原定于上午十一时开幕,因未参加表演及迟到者尚多,故仍先行表演。副会长邓炳垣亦表演了太极剑。至下午一时整即开始摇珠分组,用圆木珠先刊明比赛各员号码姓名,由监察委员们将珠投入铜球中去,铜球上布满了比珠略大的圆孔,先后摇出,以珠号之先后为比试次序。比试者原为125人,报到109人。共分四组,一、二、三组各32人,第四组13人。参加比试者均穿大会灰色布短装,腰扎一带,分为红白二色。比试双方对立台中划定之粉圈上,候评判委员长一声鸣笛,各上前互行一鞠躬礼,再鸣笛开始。另由监察委员二人执红白二旗,在台上管理指点,并于必要时制止犯规的动作。

杭州国术比赛摇珠分组

其比赛规则曾作几次更动,一次比一次简单,第一日主要是打点得分。其规则大要如下:(一)比试员同时按规定组自行抽签,即以各人抽得之数相同者为对手;(二)登台必须用大会备用衣服腰带;(三)三次为限;(四)每次三分钟;(五)三局二胜为胜;(六)如故意逃遁被对手追击三分钟不敢一较者为完全失败。(七)不准挖眼、不准扼喉和打太职穴、不准取阴,违者按刊事条例处之;(八)人数到十人时不以击中为胜,当以打倒或封住对方手脚令彼失去失去继续比赛比试能力为胜;(九)如视之危险或自知功力不到比与不比听之,如情甘入场,比试如遇重创本会不负其他责任;(十)外国人要比试,规则另定之(西湖博览会时,外人极多,但这次比赛龙争虎战,各种技艺均可用上,相博异常激烈,外人为之胆寒,无一人敢入场求试者)。(十一)细则经浙江省政府核准施行。及至第二日。因先一天比试双方拳脚往来难分胜负,故规则又作了以下改动。其主要为打倒为负,或自认输者为负。如打四分钟未见胜负准休息两分钟再打,如仍无胜负则以平手入下次比试。强不听评判委员长笛声指挥者取消资格。各比试员身上不得带危险物入场。比试员未分胜负时监察员不得上前分解以免误解。第四日后大会增加:(一)比试员不得互打头面;(二)比试员不得言笑;(三)一律十分钟,过时无胜负则取消资格(此条主要是限制拖时间不打而取平手者)。至二十六日决赛时,评、监两委员会共议,拳脚一律解放,踢击各部均可。试员均白带短装,缀有“国术”二字,抽签比试。

第一日共比试打了两组。闻振飞、王浦(南拳)与河北候秉瑞、山东周化先二对打平,朱国禄、王喜林对打,王因与朱师兄弟自退外,尚有二对北拳对打,余者皆为南北拳对试。因南北技击差异太大,故习南法者全部败北。南北拳对打往往是一动手即分胜否。所以打得快而利索。唯第八对高守武与韩其昌之北拳对打还能引人入胜。高用猴拳,韩用形意,双方均对对方动作心领神会,格击互不相让,势均力敌,全场观众多次为之鼓掌。打致六十余合时,高以一退胜。第十六对为江苏泰县27岁的姜尚武对同县46岁的闻学桢。第二声笛鸣后,姜即甩手逗闻,闻一出手即将姜夹肩臂摔倒。细观前日表演,姜所习的均为花法套子,故有此败(姜挨打后忽然开悟,第三天复试时第一个弃权)。

二十二日比试前褚民谊、金寿峰表演了太极拳、推手等节目。第三组比试,第一对为刘高升与曹宴海。这是观众期待以久的一对。比试开始,曹左手一杨欲试刘的掌力,刘一拍曹即半身麻木。曹后退两步,发现刘的步法呆笨。十秒种后,曹见到刘求胜心切,气往上冲,体力也浙不济。当曹退到李景林座前时,适有招待员为李泡茶,李即指着桌子对招待员一语双关地说:“把它抹干净。”此时,刘正好右掌打来,曹即45度上右步用了一个抹踢将刘打倒。刘不服,李景林说:“怎么不算输?”刘说:“是摔倒的。”李说:“就是摔牛推般将你摔倒也算输。”但曹己知刘空空如也,即说:“刘老师,我们再打好了。”台下观众拍手说:“曹晏海好汉!”军乐队奏乐。再打时刘上前一掌,只见曹一拧身,未见何势即将刘打倒。刘起身吐了两口血。曹此时说:“刘老师,这回算不算输?”刘认输。翌日晨《当代日报》第一版特写:曹宴海用钥匙打开刘之铁门,内无一贷。该天共打了八对,因末到者多,